很遗憾,因您的浏览器版本过低导致无法获得最佳浏览体验,推荐下载安装谷歌浏览器!

行业风向

何妨多饮一杯啊,你这黑厮!

2018-09-11  来自: 湖南易图 浏览次数:750



(一)黑痣


    

       “鼻子上有个黑痣长大了”,不经意的,学金提了一句。

       “黑痣长大了不是好事儿,得去看”,虎子来了句。

        ……

        黑痣?我拿着手机回想了下,这两年家中事繁,兄弟几个一年才聚上一两次,还真不记得学金鼻子上有个黑痣?略带恶意的想想,在他黑黢的皮肤下痣有多大也看不出来啊,我也只笑笑




        过了几天,学金晒照,鼻子半边包着厚厚的绷带,留言“包的有点丑”,我有些诧异,一个痣而已,不用玩这么大吧?再一周,又贴出一张图,留言“这下大发了”。

        我顺手点开一眼就看到“恶性黑色素瘤”几个字,心下不禁猛的一沉。



(二)On  the  way



      07年春的一天,经过数周封闭刚刚放出来我,忍不住脚痒想遛腿,打开DC (神州数码)内部BBS,发了一个徒步的活动帖子。没多久就有了回复,其中一个是王学金。没有照片,签名:

            黑黑的墙,

            弯弯的梁,

            再加上茅草的顶,

            就是我的样子了

            ……



         几句不文不白,颇令人费解。待大家相约见面,站在那里的王学金确实皮肤略黑,但身形笔直,头发硬挺,并没有“弯弯”和“茅草”样子。即使文青如我,形容当时数人,相较高大儒雅的大兵,英俊帅气的大状,娇小温婉的企鹅,活泼外向的欢欢后,再写学金,也只能加上“颇不起眼”的定语。再加上他稍一激动,便如机关枪一般泼洒出来的大莒国农家口音,更是让所有人一脸问号懵逼。(学金你要看到这里,一定大叫一声“我擦”)



        但让我没想到的是,之后一路走来,最-先和所有人打成一片的正是这个黑厮,而他和所有女生都能建立融洽关系的本事更让人“羡嫉恨”。至于原因,我想首先在于他颇大度的自嘲自黑吧?在路上,我们开玩笑说起他皮肤的黑和外星语一样的口音时,他总会指着经过的村庄说,“你看我黑,不正好配村长家的傻闺女?”又指道边旺旺的狗子远处农家喔喔的鸡说,“你们听不懂,你看它们跟我聊的多好”,每次大家都是一起哈哈而过。有时我不免会想,这家伙还真洒脱。



       

        哦,是的,我前面是说他随和,擅长自嘲自黑,但这是因为外貌和口音并不是他真正在意的。他在意什么?爱读书,好为人师。



       

        有次约,他知道我那段时间看些野史,就拿了一本半新不旧的书过来,说“这个我刚看完,写的挺好的,给你拿去看。”我接过一看——《中国道教史》,好吧,我想说,我是看史,不是修仙,OK?



        至于后来,学金到人大附中、清华附中,无偿做了“学生公司”的讲师我是一点也不奇怪。偶尔发些照片,上面的他衣冠楚楚,人模狗样的。

            


        提起他的学生,总是喜欢淡淡的说“哪些孩子”,每波AC间装的都有满分还加20。至于劳心劳力给他的学生弄了个三等奖,更是不经意就把ppt晒出来,然后用听不出“一丁点”炫耀的语气说“清华附那帮孩子还挺不错”是的,听不出“一丁点”,因为你根本是扯着嗓子在吼好吗?!

        



       傲啊,我知道,男人都这样,鲁地孔孟后人犹是。我一直在想,就你这样一 “黑倔穷”,没房没车没存款,还要坚持“腐朽糟粕”的“封建思想”不回头,跟这社会都合不来,谁能看上你啊。


        嗨,没想到这世上还真有盲目的主儿,这个瞎了眼的还是个美女!竟然还是九零后!你说你老牛吃嫩草就算了,蔫么悄儿的闺女都有了!还又胖又白这么可爱!你说你是不是打脸,你说你是不是打脸!哦,领证了啊。那你也说一声啊,领证不办事儿,你这让我欠你的份子钱什么时候给?

                



        唉,我也没想还你份子钱的机会来的这么快。先是,知道你倔,得病了你不想被人“参观”,不需要别人的同情,所以我一直没去看你。我们几个哥们儿姐们儿也劝大家别去看你。不过你看书多,君子有通财之义知道吧?哥几个姐几个转你的钱先用着,病好了有富余就留给侄女压岁了。


        想起那次一壶酒之后,哥几个相约每年聚一次,先来个二十年之约。这不刚刚过去四次?每次聚会,除了政治和女人,大家都诉诉苦,15年大兵说说赔掉的股票,16年铁饼、大状倒倒创业艰辛的苦水,去年是我,撒撒至亲卧床的愁苦,至于你,每次都是风轻云淡,仿佛永远没啥难事儿。今年该轮到你了吧?你怎么就来不了了呢?何妨多饮一杯啊,你这黑厮!




(三)山东汉子



        学金确实洒脱。

        看着他的病理报告,至亲离去不久的我完全理解“恶性”“瘤”这几个字什么意思,心中一阵堵,一时不知道怎么说。他自己却先说了:

        “黑色素瘤是最严重的皮肤癌,死亡率100%”

        “我到没啥压力”

        “就是媳妇和我妈压力大”

        ……

        你真的没压力吗?真能这么洒脱?

        我其实知道,一个山东汉子,再大的难处也是笑笑,不能让媳妇和母亲担心。

        07年那次徒步后,几个玩的好的兄弟决定组织个俱乐部,名字就on the way。未经年,我离开DC南下,俱乐部大兵牵头,又是不久,大兵忙于勾女……噢,错了,是忙于顾家……学金担起了责任,之后就未再间断。而且,在他的坚持下,硬是把一个小小的户外组织,发展成既有公益活动,又承担DC几百上千人活动的大团队。赵县、武邱孤儿院很多孤儿,病患儿因此受益。也让我们看到了他的坚毅。



        

        又几年,几位好友未免天涯零落,相约每年一壶酒。老友相聚,是男人皆有情伤,尚年少难免轻狂,聊些下半身的事情自然牛皮吹的山响。只有学金话语不多,大家相询,他讷讷的说“还是应该结婚后再上床”。大家哄然,笑他幼稚的坚持。


        是的,虽然看上去嘻嘻哈哈,学金其实是个很坚持、不妥协的人。这次的病情发作很快,确诊后没足月又发现肺部、淋巴、脑部疑似转移。他很快住院,上了放疗、化疗。身边的几个人撑不住休克的,他却说“我没事,没啥反映,就是,有点浑身难受。”我能想象他的难受,也能理解他这么说,因为我知道他骨子里是个骄傲的人。



        再后来有了治疗方案,医生说你这病一年得花一百二十万,哥几个姐几个攒那点钱就杯水车薪了。都不是大富大贵,一时也凑不出你的买命钱,出钱不够大家再出出力,也众筹一把,我们都相信这世上还是好心人多。你也不用不好意思,当年给孤儿院捐了那么多,现在社会回馈你一些你还受的起,大不了好了再坚持做慈善就是了。


        

        (四)感谢你,陌生的朋友


    

        至于可能根本不认识学金,忍着我罗里吧嗦看了这篇文章的您,如果可以的话,就花上两块钱多留这家伙一分钟。


        当然,就算捐了钱,除了感谢,我们也没啥回报您的,但请您相信,您是帮了一个值得帮助的人。


        予人玫瑰,手有余香淡淡、心下坦然笑笑,我想这也是值得了。


        扫一下二维码,奉献一份爱心。我们这帮狐朋狗友代学金感谢您。

微信图片_20180911095315.jpg

在线客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