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遗憾,因您的浏览器版本过低导致无法获得最佳浏览体验,推荐下载安装谷歌浏览器!

行业风向

如果互联网崩溃,人们该怎样生活?

2017-06-27  来自: 湖南易图 浏览次数:199

 世界上那些最聪明的人是如何思考关于人类命运的话题的?近日《那些科学家们彻夜忧虑的问题》由浙江人民出版社出版,长江日报记者采访了“对话最伟大的头脑”丛书负责人张英洁。

    100多位各行业牛人回答一个问题

    本书内容来自一个叫作“前沿”(Edge)的网站,它被英国《卫报》评价为“世界上最聪明的网站”。它每年都会提出一个关乎人类命运的“大问题”,然后邀请全球100多位卓越人士回答这个问题,他们从各自不同的领域阐述自己的看法。

    张英洁介绍:本书中回答问题的这些科学家和思想家,都是从各自学科入手,立足自己的专业领域,思考关乎整个人类的“大问题”;不惧权威,不随主流,带着批判性的思维看待大众和科学技术领域一些既定的成规。

    回答问题的也全都是各行业的大牛人:有《自私的基因》作者理查德·道金斯,人造生命之父克雷格·文特尔,《失控》作者凯文·凯利,《语言本能》作者史蒂芬·平克,《枪炮、病菌与钢铁》作者贾雷德·戴蒙德,谷歌创始人拉里·佩奇和谢尔盖·布林,比尔·盖茨、马克·扎克伯格、埃隆·马斯克……

    倘若一个人的格局和视野取决于他思考什么样的问题,那么他未来的思考,很大程度上取决于他现在的阅读。这些拥有新观念的知识分子、科学家,还有那些著书立说的思想者,正是他们推动着我们的时代,他们是正在影响世界未来的人。

    张英洁认为,虽然它是世界顶级的科学家与思想家同题讨论的合集,但很多话题都是我们当下在大众领域也经常探讨的,比如:科技和互联网对人们生活的影响、虚拟现实、增强现实、人口问题、资源问题、诱发战争的可能性、全球化失败、爱与丧失、基因组失稳、互联网崩溃、非法药物激增等等,普通读者也比较容易在其中找到自己感兴趣的话题,并有所收获。

    问题精选

    那些思想者们

    彻夜忧虑的问题

    电子工业会影响人类的文化和认知吗?

    意大利学者卢卡·德比亚赛认为,互联网、电子屏幕、电子工业对于文化和认知的影响,将蔓延下去,让人们获得浅尝辄止的自由,却没有了判断什么更为重要的能力,这种情况下,人类社会有可能失去为发展导航的智慧。

    虚拟现实会让人错乱吗?

    心理学教授米哈里·希斯赞特米哈伊认为,高度丰富的电子娱乐、高度逼真的虚拟现实,已经开始让年轻一代陷入虚拟与真实相混淆的错乱状态。

    为什么孩子们更愿意与电子设备交流而不是人?

    麻省理工学院教授雪莉·特克尔认为,电子屏幕及设备本身,成为了新一代孩子成长阶段的欲望对象,这加剧了孩子本体的寂寞,使得很多孩子在现实生活中不懂得与他人建立真实的关系连接。

    超级人工智能会不会统治世界?

    哲学家安迪·克拉克认为:人工智能发展的速度还不够快,而不必担忧所谓的超级人工智能。如果要出现超级人工智能,需要由设计良好的系统、巨量数据、完美的学习算法,以及雄心,这一切要叠加起来形成非常复杂的文化意识,由此形成的进化阶梯几乎是不可能的。

    社会直觉会阻止技术进步?

    康奈尔大学心理学副教授戴维·皮萨罗担心:社会直觉和道德直觉,在快速的技术创新面前陷入错乱,会想方设法阻碍新技术扩大社会应用。

    外星人将威胁人类?

    天文学家塞思·肖斯塔克认为:人类根本无需警惕遭遇外星人(地外生物)的威胁,因为一方面,人类、地球存在的信息以光速传播,如果真的存在地外高级文明,后者将轻易发现,另一方面,为了应对目前并不可知的外星人而建立的预防措施,也不会有什么效果。

    越复杂的系统越脆弱,大失控怎么办?

    密歇根大学教授伦道夫·尼斯认为,按照混沌物理学关于复杂系统隐蔽脆弱性的观点,人们对于包括互联网系统在内的超级复杂系统存在过度依赖,而对之风险的估量却远远不足。 (李少峰整理)

    那些看似不可能发生的问题

    对于“互联网大崩溃之后,我们要怎样生活?”这个问题,哲学家、认知科学家丹尼尔·丹尼特在回答时指出:在未来,如果“互联网的主干网全面瘫痪”这样的事发生,我们现在最明智的举措,就是用头脑风暴的方式想想如何限制其破坏力。

    丹尼尔·丹尼特担心,一旦这样的事故发生,医院和消防局(还有超市、加油站和药店)是否能继续运行?人们又如何才能得到可信的消息?恐慌是会传染的,一旦发生,人们往往会做出疯狂的、令人遗憾的决定。

    他认为,或许我们应该设计并着手全国范围内的“救生演习”,以提升应对互联网大崩溃的能力。

    《失控》的作者凯文·凯利则担心全球人口减少的趋势会带来灾难。

    凯文·凯利认为,人口缩减是还未引爆的“炸弹”,人类面临的生存威胁在于全球人口不足。因为在世界范围内,一个国家接着一个国家出现了生育率降到更替水平之下的情况。随着人口的负增长,每一代人生育更少的子女,这些子女会延续这一趋势。生得更少,直到一个都没有。眼下,日本人口在更替水平之下,欧洲大部分地区,东欧、俄罗斯也是如此。它们已经陷入了人口不足的泥潭。

    人类面临的挑战在于:这个世界,它的人口逐年减少,产品和服务市场逐年萎缩,能够选择的劳动者一年比一年稀少,还有一个膨胀着的老年群体需要照顾。人类从来没在现代岁月里看到过这样的事情,我们的进步总是与下列现象密切相关:人口增长、受众更多、市场更广阔、劳动者的“蓄水池”更大等。

    凯文·凯利提出:要打破这种恶性的螺旋下降,需要世界各地的城市女性决定要2个以上的孩子,相当一部分城市夫妇将不得不生育3个或4个孩子。

    最难的是提出问题本身

    爱因斯坦曾经说过:“如果给我1个小时拯救世界,我会先花55分钟去寻找问题所在。一旦我清楚了这个问题是什么,就可以在5分钟之内解决它。”

    换句话说,提出正确的问题比寻找解决方法更为困难,也更为重要。所以,我们需要常常自问:你能提出一个足够好的问题吗?

    人们总是对前瞻性的预测和思考感兴趣,尤其是在当下这个多维化发展的世界,所以读者会对前沿网的年度问题感兴趣。只有找到那个正确的问题,才能寻找到适当的答案,进而预测未来发展的趋势。

    在国内外流行的问答网站中,提问者往往会邀请和这个问题相关的某领域大V来回答,原因就在于提问者希望吸取专业人士对某些问题的知识和看法。张英洁认为“对话最伟大的头脑”这套书的有趣之处就在于:每一本都让全球100多个伟大头脑坐在一起,解答关乎人类命运的1个大问题。

    约翰·布鲁克曼在本书开篇提出:提出一个问题并不容易。我能回答一个问题,但我能足够聪明地提出这个问题吗?我们寻找那些启发不可预知答案的问题——那些激发人们去思考意想不到之事的问题。

    布鲁克曼认为这些非典型的科学家和思想家们,他们涉猎广泛,跨学科、跨领域,具有特别的思维风格,更具包容性。他们的工作和著作打破了纯粹人文和科学分野,他们的研究和写作更加贴近真实的世界和大众。他们向人们揭示“人生的意义”“我们是谁”“我们是什么”这些常识层面的问题,给公众指出了一种洞察世界的新途径。

湖南易图科技主营项目:长沙企业官网订制长沙企业网站建设长沙企业网络推广,手机网站订制、域名注册、长沙企业微营销,手机APP定制,长沙企业互联网营销,企业荣誉体系搭建,企业培训体系搭建等,诸多推进企业需求的服务项目


在线客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