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遗憾,因您的浏览器版本过低导致无法获得最佳浏览体验,推荐下载安装谷歌浏览器!

行业风向

中国互联网20年:一人、一狗、一群狼(下)

2017-08-07  来自: 湖南易图 浏览次数:305

三、大航母时代

三个大佬们在自己上场打战的战列舰时代,几场大战后,发现根本打不过群众的茫茫人海,机缘巧合纷纷转向了新的阶段:资本驱动的大航母时代,巨头用重兵守住自己的基本盘,同时提供强劲的资金、流量资源,通过资本的纽带,连接外部创业公司,极大扩大公司生态边界,让可能的颠覆者成为自己的朋友,而不是自己变成他们的敌人。

用劳模雷军的话来说就是:把朋友弄得多多的,把敌人弄得少少的。

通俗点翻译,就是:自己做带头大哥,养一群狼,用狼群去咬对方。

如果模拟现代战争,这就像极了,第二次世界大战爆发后,大型军舰在蝗虫一样的飞机的空中攻击下反而显得十分脆弱,大舰巨炮主义也因此走向终结。航母的重要性日益浮现,在珍珠港事件以及马来亚海战的结果中得到了充分的展示,航母逐渐成了一个国家军事力量的重要指标,称霸大洋的逻辑变了,但不变的是航母还是大国的游戏。

1.webp

巨头的生态与航母战斗群是如此的相近:互联网巨头(航母)提供平台,战略投资公司(护卫舰),投过的诸多公司(蝗虫一样的飞机),组成一个互相支援的生态群。

互联网巨头之间的战争模式,就此从直接厮杀,变成巨头用资本操控的代理人战争。

这也就是为什么百度呼唤狼性是必然失败的,因为家养的忠犬,永远不会有野外饿狼的饥饿感,自然也就不会有那种刺刀见红的干劲。

2010 年腾讯3Q大战之后,反省的开放连接一切, 2011 年百度突然开窍的“中间页”战略, 2012 年阿里私有化之后的大拼盘收购,都是各自集团冲锋的号角。

巧合的是,这个阶段,搜狗再次作为一个关键角色登上了历史舞台: 2012 年阿里巴巴和搜狗和平分手,搜狗决定引入外部资金,百度、360、腾讯三家公司都很积极。当时,接近交易的人都认为,同样做搜索业务的百度和 360 机会更大。

1)百度给出的入股方案是,现金加爱奇艺和搜狗的股份置换,爱奇艺和搜狐视频合并,百度视频的流量也将全面导入搜狐视频。

2) 360 的方案是现金+换股,搜狐将成为 360 重要股东, 360 的流量也将导入搜狐网和搜狐视频,形成搜狐- 360 的联盟,在 2013 年,这两家公司如果联盟,有实力影响BAT的格局。

百度和 360 给出的方案,对于搜狐的估值和视频战略都有巨大吸引力,但却有一个致命瑕疵:可能丧失王小川对搜狗的控制。王小川当然反对。在这样的背景下,王小川走向了第三个方案:腾讯。

最后关头,王小川拿下腾讯,其以4. 48 亿美元战略入股搜狗,将旗下的腾讯搜搜业务和其他相关资产并入搜狗,通过AB股设计,搜狐依然是搜狗的绝对控制者,王小川则继续管理和掌控着搜狗的具体业务。股份比例也似乎经过精心设计,腾讯和搜狐在对搜狗的持股比例上相差不大,王小川及其团队5.8%的股份也就显得举足轻重,从而可以影响搜狗的命运。

长沙企业网络营销

腾讯以近乎“屈辱”的条件加入,令几乎整个互联网行业错愕——这也是这个腾讯互联网帝国第一次打开大门,而且是以不控股的形式。

这才是代理人战争的正确打开方式:巨头控制住大方向,给钱、给流量、给资源,让听见炮火的将军指挥战斗——这也为后面腾讯战略入股京东等战略投资理顺了模式。

腾讯自此后,从一家封闭的帝国,变成了一个开放的平台,从全面抄袭创业公司,到遍地投资创业公司,真正迈向了一家生态型公司。

百度“中间页”战略彻底失败就是因为,战略上虽然对了,但是战术上还是不开放,放不下心出钱不管事,自己上场撸,但,家犬怎么撸得过饿狼?

任何行业格局的变化都是要在时代的缩影里去思考,移动互联网的兴起才是BAT格局向AT格局的变化的根本原因,腾讯手握微信坐上了头等舱,阿里也乘上了这班机,围度百度在移动互联网上的后知后觉,使其错失了这个时代性的机会,最后脑门一热 19 亿美金收购 91 无线沦为行业的笑话,错失移动先机。不开放导致的战略投资失败,怎么可能不掉队?

尔后,移动互联网时代来临,代理人战争(群狼战术)在各个业态全面铺开,其巅峰就是那烧钱无数的滴滴、快的、Uber的打车大战,故事的最后,实在烧不动了,两家合并,腾讯系的滴滴在血海中跑出来。事后阿里对于合并的事情在江湖上的传闻是:“你完全搞错了,我们认为滴滴合并快的对阿里来说是一个失败的例子,我们不会让这种错误再次发生。”这也正是外卖、单车等局部战争至今仍未平息的核心原因...

有钱、有粮,放开打,这个时代的创业者,融资上To AT 轮显得尤为重要,不是朋友,就是敌人,面对的是一个敌对集团的力量。

毕竟,这个时代创业者的天问是:如果AT不投你怎么办?

在这轮巨头大跃进的资本布局后,三大集团军逐渐形成,基本整合了中国互联网80%以上流量,座次也相对明确:

腾讯系:坐拥“南山高盛”,社交(微信、QQ)、金融(财付通)、电商-物流(京东)、搜索(搜狗)、出行(滴滴)、生活服务(美团)、视频(腾讯视频)等等;

阿里系:阿里+云峰内外结合,电商(淘宝),金融(支付宝)、物流(菜鸟)、社交(微博、陌陌)、搜索(神马)、视频(优酷土豆)等等;

百度系:“中间页”遗产,搜索(百度),旅游(携程-去哪儿),视频(爱奇艺)等等;

说好了群狼战术,打群架,数人头就能分出高下了。

从“养狼”角度看,完全开放心态的腾讯无疑是水平最高的,养的全是要人命、如假包换的狼群。略微显得不够大气的阿里其次,百度养狼则基本是个笑话,好不容易养了几只,最后发现,其实都只是逗女孩子的萨摩耶。

所以,我完全不相信百度能卷土重来。他只是百足之虫死而不僵,基本面反转,还差得太远。

四、冷战对峙时代

经过移动互联网这场第二次互联网世界大战后,熟悉的BAT格局发生巨变:B彻底掉队,形成了AT为首的两极。

这两个 2 万亿级大佬背后是庞大的生态,集团军的对战已经渗透到生活中的方方面面,一如二战后的美苏冷战对峙。AT的对峙,又与华约和北约对峙有何区别?

长沙企业营销策划

这时候即使拥有航母战斗群也上不了台面,拥有庞大的同盟国和集团军才是江湖上的大佬,而这时候大佬们不用自己出手,局部的代理人战争打打就好了。

真正决定冷战局势走势的,是手里的核弹:移动支付。

上文提到AT两巨头通过群狼战术,通过资本渗透到所有互联网关键的领域,极大的扩大其版图边界。那问题来了:除了那些股权上明显就是AT家的,很多股权上看不出关系的,请问如何迅速的分辨某个产品、某个服务的站队?某个公司又是谁家的“狼”呢?

无比简单——看它家产品支持的支付通道:

长沙企业网络营销

通过资本纽带串联起的AT两大集团,在账号体系的贯通下,投入巨大资源,养起一群饿狼,打通了信息流的连接,所做这一切,究竟是为何?

为了支付。

所有不考虑赚钱的动作都是耍流氓。

而支付,是离钱最近的。

更重要的是:资金流是必然在账户体系下的,用户轨迹的真实性,唯一性,关联性远远高于信息流,这里面蕴藏的价值,是核弹级的。

这场互联网巨头和传统金融巨头的主战场就是移动支付,这场现金消灭战的起点就来自 2014 年开始的那场惊天动地的O2O泡沫、互联网+、万众创新。当时资本的狂热造就了巨大的时代泡沫,产生了很多无厘头甚至可笑的业态,资本、创业者都义无反顾的投入到了线下各类服务、各类场景的互联网改造(信息化)的试错过程中。泡沫退潮后,死掉很多企业,但是很多没被证伪的模式所提供的服务就默默的消灭了现金,例如团购、定电影票,定外卖,叫车,一个细分服务公司的崛起,就消灭掉一部分现金交易,而且是整个场景的消灭。

这就是时代的红利,只要有源源不断的创业者,巨头们就能分享这部分增量红利,像现在炒得火热的新零售,一方面是线上GMV碰到天花板需要新寻找新增长点,只能干些以前看不上的脏活累活,另一方面就是背后的移动支付公司在也在争夺新的零售消费场景入口。

那问题来了,支付宝、微信支付这两家仅剩的玩家,谁又能赢得这场新时代的战役?

故事的关键则是回到上文提到的群狼战术,关键是背后阿里、腾讯的投资部门,赌线下场景赛道,赌对那个赛道的龙头,自然移动支付的跟进就容易了。这些年,腾讯投的美团、滴滴是两场重要支付场景争夺中的关键战役,相信前段时间王兴的几篇公关稿就能看出输赢了:“从战斗力来说,阿里非常强,但如果他们各方面做得更有底线一点,我会更尊敬他们。腾讯不管是创始人的个性、整个团队的气质,还是业务战略,它是能更好和别人结盟的。”

移动支付,本质上是流程再造后的效率更高的信道业务,信道类业务的根本就是链接一切,把朋友搞得多多的,把敌人搞得少少的,未来新支付场景的创新还会继续,移动支付的边际必然是靠源源不断的创业者来推动,移动支付场景的争夺,本质上就是创业者的争夺。

这就是这场支付大战诡吊的地方:决定胜负的,反而不是背后的老大哥,而是扑在前线的代理人,是后背的资本纽带。

长沙企业网络营销

这种核弹级的支付场景布局是巨头的命脉,这也就是为什么马云会强硬的把支付宝拿回手里,又在微信红包推出之后高喊宛如“珍珠港偷袭”。

从目前的格局看,拥有核弹的,只有腾讯和阿里,甚至连以前的老大哥银联都没有。可以预期,在没有更高的看不见的手的调控下,这个格局不会发生根本性的变化,毕竟,两个巨头现在都把珍珠港看得死死的。

在这个冷战的舞台上,掉队的百度也痛定思痛,思考重回一线的机会,那就是跳出现有体系,开启新的战场:太空战争(人工智能),换人,砍业务,All in AI,赌注都下在下个时代的赛道上。兴许,更早的达到新时代的终点后能开启降维打击,重回巨头。

而进化成饿狼的搜狗,也开启了新的阶段,低调的王小川开始高调了:美股IPO启动了,大讲AI的故事。这一人一“狗”,也在这个伟大的时代里,讲出伟大的故事。

一位与王小川共事多年的同事说:“能在马云、马化腾等大佬间周旋,在错综复杂的互联网恩怨情仇中准确地找到切入点,让大佬们满意的同时又保全自己,或许只有王小川做得到。”如此,这个惯于沸腾的行业也真正领略了王小川在技术之外合纵连横的能力以及“闷声发大财”的本事。

如此成就,又像不像这位同志?

长沙企业网络营销

移动互联网仅剩的两大巨头AT将会在移动支付这个最终的战场上进行厮杀,整合信息流和资金流,将群狼化为一体,形成一个庞然大物,移动互联网时代的王者必然是二者之一,但是下个时代呢?

如果AI真的确立,那就是另一个赛道了,变幻才是永恒。

结语:

中国互联网至今也就 20 多年历史,其历程有如《冰与火之歌》般魔幻,风云变幻之快让人无暇细想,风口上的猪,也许下一秒就成了猪排,竞争之惨烈有如乔治·马丁在写剧本,随时领便当,像第七季开篇同盟军强大的龙妈,顷刻间就成了孤家寡人

1

当我们在墙内斗得你死我活的时候,“长城”之外也是强敌环视,社交(Facebook)、搜索(google)、电商(Amazon)也在虎视眈眈,这些都是网络相应极其显著的业态,现在双方都固守着各自的生态(华语、英语),这一堵“长城”就是暂时和平。

在规模大义面前,“长城”总会被突破,全球化是必然趋势,那时候将会是更为无常的命运。

长沙企业网络营销-易图科技,文中观点只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易图公司立场。


在线客服